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他也知道靳蔚墨出了事情,可是他当时人也不在,母亲打电话时几近崩溃,他身为靳家二房长子其实是责无旁贷的,弟弟靳蔚墨选择从军,也将属于他的责任承担了过去,也因此,再面对靳蔚墨时,靳薄言或多或少有些愧疚。

    但到底是亲兄弟,他知道靳蔚墨的牺牲,以前可能会有些愧疚,但后面看到靳蔚墨歪打正着时,他也就好了许多。

    “没事。”靳蔚墨淡淡回话。

    “那就好。”靳薄言这才放心的表情。

    兄弟两个人虽然是亲兄弟,但是却也没有特别的亲热,靳薄言虽然是在关心靳蔚墨,但彼此都不是那种热情的性格,所以几句话往来之间还是显得有些生疏冷淡,但这也只是颜向暖的感觉,在靳薄言和靳蔚墨彼此看来却很是正常,毕竟他们从小的关系就是这般。

    “对了,靳季桐是怎么回事,那孩子?”靳薄言可是发现了,靳季桐抱着个孩子。

    以他的判断来说,靳季桐和那个孩子关系匪浅,可靳季桐,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她应该没有结婚吧!

    “未婚先孕。”靳蔚墨冷淡接话。

    “……”靳薄言有些意外的挑眉,似乎没有想到,靳季桐作为靳家的孩子竟然会做出这样出格的事情来。

    未婚先孕,但凡是个女的,未婚先孕名声相对而言都很是不好,更何况,靳季桐还是大家族的女儿,这点羞耻心应该还是有的,那又怎么会义无反顾的生下孩子呢!

    “那孩子父亲是谁?”靳薄言在意外之后询问孩子父亲的身份。

    其实从靳季桐带着孩子住在靳家来看,靳薄言就猜到,靳季桐的孩子生父的身份应该不简单,否则以靳家的条件,靳季桐孩子的生父不可能还逍遥法外的不负责任,但凡是华夏人,基本上应该都已经和靳季桐完成婚礼,现在靳季桐也不会还是未婚先孕的单亲妈妈了。

    所以不用细想,靳季桐孩子的生父身份应该很不简单。

    “秦家秦明翰。”

    “是他……”靳薄言再次楞了楞,视线意外的看向那边抱着孩子的靳季桐。

    秦明翰年纪较为年长,比之靳薄言都要年长几岁,且成婚较早,但小时候也算是一个大院的孩子,多多少少不算关系多好,但彼此也算是认识,对于秦明翰那个男人,靳薄言的印象不算好也谈不上坏。

    可想到如今靳家和秦家的关系,靳薄言也是怎么都想不到,靳季桐竟然会和秦明翰扯上关系,靳季桐是昏了头吗?当破坏人婚姻的小三,竟然还未婚生子,胆子实在是肥。

    就在靳薄言回头打量靳季桐的时候,靳季桐目光恰好也扫向这边,对上靳薄言的视线时,靳季桐微微楞了下,然后潜意识的迅速移开了视线,同时脸色也有些不太好看的阴沉下来。

    正常情况下,人都是心虚的动物,靳季桐一直和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