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我信你的直觉。

    你已经让我见识过几次了,我怎么会不知道呢。

    不过这事我还得先让人好好去查一下。

    特别是那个姓唐的,以及你说的那个沈丹的周围有没有可疑的人。

    甚至他们家里都得查一番。

    像你说的,如果沈丹是利用姓唐的不在家的时间做坏事。

    那他家里应该也是有秘密的。

    不过这事我得安排一番,免得打草惊蛇。

    别人不说,那个叫娇娇的孩子可能会有危险。“

    萧明轩自然是相信沈安筠的。

    有的时候连他自己办案子还靠经验,靠直觉呢。

    这直觉这东西说起来有些玄乎,可是往往能给他破案起到很大的作用。

    其实有的时候就是人的思维方向,和思维习惯决定了所谓的直觉的产生。

    比如同样一个人站在大街上。

    普通人觉得这个人就是个路人,可如果是警察可能就从他一个眼神或者小动作,就能判断他可能是个惯偷扒手。

    这种就是靠经验和直觉判断出来的。

    虽然萧明轩不明白沈安筠哪里来这方面的直觉。

    但是他对她是信任的。

    即便不对也没关系。

    宁杀错不放过这话对他们这行很适用。

    当然了这杀错可不是真的杀人。

    而是把对方列入嫌疑人名单而已。

    他们的名单上多一个可疑人物没关系,要是放过一个真正有问题的人,那就麻烦了。

    “好,那这事我就算是交代清楚了。

    对了如果需要我帮忙去侦查,也可以。

    毕竟沈丹一般见到我就容易做蠢事。

    她怕是以为自己改了名字换了身份不会有人知道。

    我的出现会让她乱了分寸。

    到时候也容易让你们行事一些。“

    沈安筠知道这个案子她的参与,不能只是把事情告诉萧明轩就完事。

    “这查案是我们分内的事。

    我不想让你跟着冒险。

    你就老老实实的在学校待着跟着师父就行了。

    其他的事情就不要管了。“

    若是那个沈丹真的有问题,萧明轩可不愿意让沈安筠去冒险。

    “可是我想参与这个案子。

    我知道这有点危险。

    但是毕竟沈丹是我发现的,在这个案子里我很有用的。

    如果沈丹有问题,你们的人要是一接近他们很容易就被发现的。

    而我和沈丹是旧识,我有足够的理由在不打草惊蛇的情况下探听一些东西。

    今天我也认识了那几位大姐,我也可以通过她们认识娇娇。

    从娇娇那儿找线索的。

    我的新房在那里,偶尔过去找大姐聊天也能说的过去。

    可要是你们的人,就算是侦查员是个女的,大姐们的警惕心都用在你们人的身上,到时候把你们当坏人,别什么还没问出来就招来警察。

    事情闹大了,到时候不是就更不好查了么?“

    沈安筠找了一堆借口了极力想说服萧明轩。

    让萧明轩同意自己参与这个案子。

    她其实也知道这样有些过分。

    如果沈丹真的和特务有关系。这就是国安的案子了。

    她一个外人随意插手他们办案,这样很不好。

    可是好在沈丹这个嫌疑人是她发现的,也只有紧紧的抓住这一点才能参与到这个案子当中。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