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第二百九十四章正气门新天人

    问题是在正气门之中,不是只有夏阳一个人有天人背景的。

    孟丹青花了三个月的时间处理了所有轻松的案子,终于轮到难啃的部分了。

    这部分难啃的家伙,他们的背景和夏阳是惊人的相似!

    这些人数量并不多,也就两三名而已。

    怎么说呢?这些人做的事情,在宏观层面上来看,其实并不过份。他们的背后是天人,是正气门最高层的存在。

    他们只是借着这份关系,捞点资源捞点钱而已,真要论起来,其实无关大雅。

    当然,他们的手段实在太低劣了。

    夏阳这家伙最多在外面的时候,干得太过火了一点,至少他在宗门之内,还算守规矩。可是孟丹青名单上的三个人,却是一个一个的嘴脸还要难看。

    难看到什么程度呢?

    克扣宗门下发的资源,打压无权无势的宗门弟子,甚至还有抢人未婚妻的。

    一些所作所为,简直是令人发指!

    孟丹青为什么没有首先传唤这些人呢?因为有了夏阳的前车之鉴。夏阳可以被太上长老用特权赦免,那么这三人也一样。

    但这三人的性质和夏阳完全不一样。

    孟丹青不允许他们被特赦,那么这代表着必然会和天人级数的太上长老起冲突。

    孟丹青之所以要等到现在,就是因为他的修为不足以直接对抗太上长老。

    在三个月之前,孟丹青就面对过一次书仪天人,那个时候,要是动起手来,孟丹青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能够取胜,或者说,取胜的概率肯定不大。

    但三个月后的现在,孟丹青的底气十足。

    哪怕是面对太上长老,孟丹青也有自保的把握,或许这是一个证就天人的机会!

    想到这里,孟丹青的心不由自主地跳了起来。

    “来人啊,传唤木剑筅。”孟丹青的命令下达。执法堂的人便执令而去。

    所谓的传唤,就是持着独特的令牌,把人给带到执法堂来问话。

    ―――――――――――――-

    木剑筅得到传唤指令之后,便没有太惊讶,因为这几个月,孟丹青在正气门的所作所为,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就算是夏阳都被传唤了过去,还差点被压去挖矿。

    面对执法堂的的传唤,他可不敢反抗或是不听传唤,因为这个罪名,可比他所犯的事还要大。

    这是公然在对抗宗门的权威,等于公然打宗门的脸。简直就是在自绝于正气门,哪怕他的靠山是天人也没用。

    因为天人的后代不只他一个人,如此愚蠢的后代,还是放弃为妙。

    “快叫人通知我叔祖。”木剑筅临走之前所留下的最后一段话。

    当他来到执法堂。

    孟丹青淡淡地瞄了木剑筅一眼,开口道:“经执法堂查实,木剑筅克扣宗门下发资源多达二十五万灵石,各种灵药无数,还残害宗门弟子几十人之多,所作所为,罪不容恕。本长老宣判,收回木剑筅真传弟子身份,废除修为,逐出正气门!”

    “且慢,孟长老,你说我犯下这么多的大罪,可是证据呢?”木剑筅的心理素质确实非同一般,他可没有被孟丹青的判决给吓倒。

    “你要证据?”孟丹青不屑地耻笑一声道,“来人,把卷宗给他过目一下。”

    立即便有人拿着卷宗,摊开来摆在木剑筅面前,上面记载着他所犯下的几乎所有罪行,一笔一笔,时间、经过、地点、结果都在上面,涉及到的人证、物证同样也有记载。

    这就是执法堂!

    这也是为什么一个宗门传承可以长达千年万年的原因所在。

    那种N代,二代,三代们可以肆意妄为,疯狂挖宗门墙角,还不被记在小本本上的宗门,早就灭亡了。

    执法堂有它的一套独立运作规则,无论掌权的人作不作为,这些都会被记录在卷宗之内。

    一旦有掌权者想要翻旧账,几乎是一翻一个准。

    ―――――――――――――-

    木剑筅不说话了。

    这上面有不少记载,连他本人都忘了。

    执法堂的恐怖,他还是第一次见识到。要是早知道这么恐怖,他也不敢这么干了。

    以前的执法堂虽然很有威慑力,但给人的存在感却是近乎于无。

    “且慢!”书礼天人到了,没有错,这位天人就是木剑筅的靠山。

    没有靠山,不是N代,你看木剑筅敢做这些事情吗?怕不是早就被打死了。

    “叔祖,救我。”木剑筅仿佛看到了救命稻草一般。

    “太上长老,我执法堂的判决是绝对不可能更改的。而且木剑筅犯的事太大,其影响之恶劣,比夏阳要严重十倍百倍。我是绝对不会同意特赦的。”孟丹青首先表态道。

    “孟长老,本座身为宗门太上长老,拥有特赦权利,你无权阻止。”书礼天人笑眯眯地说道。

    书礼天人也不会傻得用太上长老的身份强压孟丹青低头,那是不符规矩的,执法堂有它的运作规则。

    “夏阳虽然犯了事,但他所犯的事,并不危及宗门根基和利益。可是,木剑筅犯的事情却是实实在在地挖宗门的墙角,这一次要是放过他,我执法堂威信何在,公正何在?所以,本长老是绝对不会妥协的。”孟丹青身上爆发出一股强烈的浩然正气。

    这股浩然正气之下,心有邪念之人会被压得心神不宁。

    就你有浩然正气不成?

    书礼天人的浩然正气也释放了出来。

    两股浩然正气之间竟然开始交锋。

    这其实也是正气门儒生之间的一种文斗,看似没有相互动手,其实风险也不小。修炼《浩然正气诀》的儒生,最重心念。

    心有浩然正气,便能够面对一切难关和危险,而面不改色。

    浩然正气是他们的基础,也是他们的核心,是他们的一切。

    一旦有所损伤,会伤及根基。

    所以,文斗不杀人,但却能够伤人,伤得很深!

    ―――――――――――――-

    书礼天人的浩然正气,无论是在质上,还是在量上,都比孟丹青要强上一筹。两者一碰撞。

    孟丹青立即便陷入了下风。

    “孟小子,再杠下去,对你可没有好处。”书礼天人没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